“中国忽悠美”是奇葩阴谋论 美又不傻


2015-02-05      09:46    来源:环球时报


  “中国忽悠美国”,好奇葩的阴谋论

  吴心伯

  以中国问题专家自居的美国前国防部官员白邦瑞近日出版了一本书,《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秘密战略》的书名看上去非常耸人听闻。看完美国媒体披露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后,笔者认为,白邦瑞笔下描述的那种阴谋论,只有一个阴谋家眼中才能看到。

  白邦瑞在这本书中宣称,中国早在1955年就启动了一个“战略欺骗计划”,在世界上广泛传播中国是一个穷困、落后、不关心外界的国家,以获得他国的同情和支持。而后,又煞有介事地描绘,“在过去长达40年的时间里,中国一直忽悠美国领导人和政府中的分析人士与决策者,让他们错误地评估中国为一个值得美国支持的良性强权”。

  最后,白邦瑞得出结论,“战略欺骗”最终目的为了从美国手中夺取全球政治经济主导权。

  看过这些内容之后,笔者有一个疑问,中国能够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精心谋划、巧妙实施一项战略计划,欺骗世界、忽悠美国,而美国自尼克松以来的历届政府也一再中招,屡屡陷入中国的“战略欺骗”?这简直是一个匪夷所思的观点,凡是有着正常的理性和判断力的人士应该都不会相信这种谬论。

  在我看来,白邦瑞的这本书,与其说是一本严肃的研究着作,倒不如说是一本纯属虚构的小说,用一个噱头来吸引西方读者。作为一个号称“美国国防部头号中国问题专家”的人怎么会写出这玩意?其实,看看白邦瑞的背景就不难理解。

  此人早年研究中国,在上个世纪70-80年代曾积极主张美国发展对华军事关系以对付苏联,但冷战结束后,白邦瑞对华态度大变,开始鼓吹“中国威胁论”,努力地把中国刻画成美国最主要的“敌人”。上个世纪90年代,白邦瑞推出《中国如何看待未来战争》一书,把中国学者对军事学术的探讨,断章取义,发挥演绎成针对美国的战争计划,并以此为蓝本,描绘出一幅十分恐怖的中美大战未来画面。

  回顾中美关系的历史脉络,“竞争”与“合作”一直是最重要的两个词语。在特殊的历史时期中美还曾经一度“剑拔弩张”。在那样一种背景和环境下,中国不可能把自己的战略底牌都亮给美国,而美国也不可能对任何一个国家包括盟友国,和盘托出自己真实的战略谋划。而声称中国一直在对美国进行战略欺骗,这更像是一种谎言。

  至于中美建交这样影响两个国家甚至整个世界的“大事件”,是美国政府基于各方考量及智囊建议做出的重大战略决策。白邦瑞称华盛顿陷入中国的“战略欺骗”,将美国拥有的世界上最强大情报搜集力量和最庞大智囊体系置于何处?恐怕连绝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种论断太离谱。

  消沉多年后,此番再次露面,白邦瑞把中国准备在军事上挑战美国,换成了中国要取代美国主导全球政治经济秩序,这在中国经济力量位居世界第二的今天,对读者具有迷惑性。因为美国一些人需要把中国“当成敌人”,白氏“阴谋论”有可能被美国对华鹰派借用,鼓吹实施更加强硬的对华政策。这一点值得人们警惕。

  美媒:中国战略忽悠计划是由毛泽东亲自启动的

  “战略忽悠局”在网络上大名鼎鼎,传说中除了这个神秘部门,中国政府还有“一盘大棋”这样的宏大规划,但也有不少习惯用“贵国”、“你国”形容中国的汉语使用者对此嗤之以鼻。而据美国华盛顿自由灯塔报网站2月2日报道,根据白宫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新书《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 Year Marathon),中国的战略忽悠大棋暴露了!这名曾在里根政府中负责制定政策的国防部助理副部长在文章称,中国有一项秘密的现代化“百年计划”,针对美国历届政府进行欺骗,用中共主导的政治经济系统替代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

  自尼克松政府以来,会说汉语的白邦瑞一直是美国政府中国问题专家。他在新书《百年马拉松》中指出,在长达40年的时间里,中国领导人一直忽悠美国总统、内阁秘书长和政府中的分析人士与决策者,让他们错误地评估中国为一个值得美国支持的良性强权。这一秘密的忽悠战略是基于中国古代的治国理政艺术,利用大量的金钱、技术和支持军队的专家进行运作。中国共产党中的鹰派正采取这些措施赶上并最终超越美国。

  白邦瑞称,中国的战略忽悠计划(Strategic Deception Program)是1955年由毛泽东主席亲自启动的,在世界上广泛传播中国是一个穷困、落后、不关心外界的国家。白邦瑞表示:“因为这种战略忽悠,美国认为必须帮助中国,向中国提供各类物资,以保证中国是个友好的国家,但这全错了!”

  白邦瑞还说,中国的忽悠战略是为了攫取全球经济主导权而服务的,中国军事实力建设只是忽悠战略的一部分。中国经济、政治和军事的能量正努力把中国建设成一个全球性的“霸权”,并对外出口中国式的反民主政治体制,并在全球实施掠夺性的经济政策。

会说汉语的白宫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其本质还是美国的红脖子

 

  白邦瑞目前是哈德逊研究中心中国战略研究的主任,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新书中所包含的新细节是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国防部批准出版的,其中包括之前保密的总统指示、中国叛变人员的证词和中国鹰派军事政治领导人的着作细节。

  书中称,一直被美国视为自身战略大棋开局(gambits)的中美建交,并非由前总统尼克松的首席国家安全助理尼克松主导。而是中国领导人出于对抗苏联的需要,担心莫斯科的军事威胁而打出的美国牌,主导了中国在1969年到1970年首次开放。

  政府已经从书的手稿中去除了一部分敏感内容,但整本书还是可以被视为近十年来,由美国官方授权的对中国忽悠战略披露的信息。“这本书是非常重要的,”白邦瑞表示,“它告诉中国政府的信息是:我们(美国,译者注)才没被忽悠呢!”

网传海军少将张召忠是中国某高级战略欺骗部门的负责人

 

  白邦瑞还称,中国政府中变节逃亡美国的人员交代,在中国因为政治风波陷入国际制裁的几年后,中国政府就成功地在1995年到2000年对美国进行游说(通过赠送礼品和招待旅游对关键人物对政策实施影响和干预,是美国体制所允许的),令美国国会批准了对中国的贸易最惠国待遇。

  当时的秘密忽(游)悠(说)正是美国认为中国人权状况很糟糕的状态下进行的,但中国依然成功的影响了美国领导人。白邦瑞探访了6名中国叛变人员,他们披露了这一战略忽悠的细节——这令人想起金灿荣教授在一档节目中的言论:美国最恨这些带路党了,他们忽悠了美国。

  白邦瑞表示:“原来我在每一章的开头都放上一段对中国叛变人员的采访”,因为这些叛变人员都是中国战略忽悠计划的见证者,但这些人都惧怕中国可能的报复而失去生命。叛变人员披露的细节,正是“中国在所谓百年马拉松中试图胜过美国的方法”。

  中国鹰派领导人在内部刊物中披露,他们是如何“从中国古人那里汲取经验,意图在美国并不知晓的情况下超越美国”。白邦瑞称,在中国政府防御苏联入侵的期间,他也是美国与中国维系“有建设性关系”的忠实推进者。“当时我们认为,中国需要美国的支援,以成为一个和平的民主国家,中国不会有野心攫取地区甚至全球的主导权,但是这个假设是错误的,非常危险的错误。”书中称中国权力体系中的反美极端民族主义者力量被低估了。

1/17页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