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国包藏祸心!中国仅需一招就让其识相

这场战役带来了大宪章,却少有人知!

T 大字体2017-08-12 11:10:21 冷热军情史

1215年6月,在伦敦以西约二十英里的兰尼米德,英格兰国王约翰在一份文件盖上了王室印章,这份文件就是对英国历史影响极其深远的大宪章。

这个限制王权的大宪章,是约翰在英格兰贵族的胁迫之下签订的,但他沦落至此,与英法两国的长期斗争分不开。

约翰被迫签订大宪章

领地战争

自从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征服英格兰、成为英国国王以来,英王就在法国拥有大片领地。此后英国王室通过与法国贵族联姻等方式,获得了更多法国土地,到“狮心王”理查时期,现代法国的整个西部和部分北部地区都已归为英王所有。当时法国卡佩王朝只统治着以巴黎为核心的法国中北部地区,因此法王一直试图夺回被英王占有的领地。

狮心王后,其弟约翰继承王位,中世纪法国最伟大的君主菲利普.奥古斯都(也译为腓力.奥古斯都,腓力二世)开始收复领地。卡佩王朝获得了压倒性胜利,英国的大部分法国地盘被菲利普夺回,约翰因此被称为“无地王”。

约翰不甘心失败,组织起复杂的联盟关系网与菲利普斗争,其花费来自向英国贵族收取的苛捐重税。

1214年2月,得不到英国贵族支持的约翰率领一支雇佣军在法国登陆,赢得了几场围城战,阿奎丹的一些贵族重新向约翰效忠。菲利普不能坐视不理,于是率军与约翰作战。约翰本来的目的就是诱使菲利普南下,这样他的联盟军队(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四世等人统帅)就可以趁虚而入,进攻巴黎。

约翰这个两线攻击法国的战略其实相当高明,但问题出在执行上。联军领袖奥托四世迟迟没有发兵,部分原因是他举办了一场婚礼,娶了联军领导人之一布拉班特公爵的女儿,以稳固联盟。

菲利普意识到联军才是真正的威胁,于是留给王子八百骑士对付约翰,自己返回北部去召集更多军队。约翰试图凭借人数优势与法国王子进行决战,但没能实现。约翰无计可施,于7月初撤军。三个星期后,奥托才率领约1400名骑士、7500名步兵组成的联军进军法国东北部。

布汶战役:法军大胜联军

1214年7月27日(星期日)上午,菲利普麾下约1400名骑士与5000-6000名步兵,从图尔奈(现在比利时境内)向里尔(法国境内)行军,布汶在两者中间。菲利普已知道联军在图尔奈以南约20公里的地方,但那里地形不适合作战,而且他也不希望在当天与联军开战,因为基督教的星期日是神圣的,不应有暴力流血行为。

到了27日中午时分,菲利普的军队正在通过布汶地区的一座桥,整个行军队伍长约5公里,所有步兵已经过河。正在此时,殿后的勃艮第公爵被联军前锋追上,原来联军抄了一条近路,欲袭击法军,正好赶上法军渡河。联军如果能发起攻击,法军的后果不堪设想。趁敌半渡而击之,是古今中外都遵从的军事原则。

在这个关键时刻,菲利普做出了一个英明大胆的决定——立即掉头过桥迎战。他将一部分骑士交给盖兰修士,由其率领去增援勃艮第公爵;菲利普同时派人拓宽桥面,加快已过河步兵的返回速度。

盖兰曾是医院骑士团经验丰富的骑士,在这场战役中是举足轻重的关键角色。盖兰迅速部署手下骑士(包括勃艮第公爵的骑士,共有六、七百人),欲以战斗队形迎接联军。

在战争中,时机可以说最重要却也最不容易把握的因素之一。联军虽然赶上法军渡河,但因为行军经过森林地带,队形散乱,不敢冒然攻击已有准备的敌军,结果错过了最佳的进攻时机。法军和联军已能看到对方,但都在匆忙地排兵布阵,没有马上接战。双方主帅所在的大部队也陆续抵达战场,开始列阵,形成如下的对阵格局:

菲利普与其麾下的骑兵以及身后正在过桥返回的步兵构成法军中央,盖兰指挥的纯骑兵部队为法军右翼;

奥托率领的骑士和步兵为联军中央,弗兰德骑士(由弗兰德伯爵指挥)和来自其他地区的骑士构成联军左翼。

法军左翼和联军右翼在本战中似乎都没有发挥显着作用。

盖兰最先调整好队形,但菲利普还没有完成布阵,步兵仍在过河。如果盖兰以全部骑兵出击,将演变成一场双方骑兵之间的混战,更可怕的是,盖兰的部队很可能会与法军中央主力分离,被兵力占优的联军击败。

因此,盖兰先用小股军士骑兵(不是贵族,但地位高于农民)攻击弗兰德骑兵,被后者轻松击退。但盖兰命令不同的骑士分队轮番冲击联军左翼。每一分队骑兵都是在他们长期效忠的贵族领主的亲自指挥下发起冲锋,共同戎马生涯形成的默契和凝聚力令攻击极具威力。

联军左翼虽然尚能击退冲锋,但似乎越来越力不从心。盖兰的分队冲锋战术,保留了足够战斗力的同时大大消耗了敌军,同时也为法军步兵过桥赢得了时间。

侧翼接战一段时间后,双方中路军队的战斗也开始了。奥托四世发起总攻击,联军中路骑兵杀向了最后一批过河的法国步兵。实力不济的法国城镇民兵被勇锐的联军德国步兵击败,在撤退过程中冲散了王室护卫队。德国步兵直接冲向菲利普,后者落马险些丧命。幸好护卫队重组,迅速救起了国王。奥托的这次攻击很猛烈,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菲利普的中路骑兵击退联军步兵之后,趁势向奥托四世发起冲锋,双方军队陷入一场激烈的大混战之中。战斗中奥托不但失去了坐骑,也差点被杀。

盖兰领导的法军右翼骑士终于突破了对方阵线。联军的布拉班特公爵首先逃跑,联军左翼开始崩溃,顽强战斗的弗兰德伯爵被俘。

法军右翼的胜利决定了布汶战役的结果。联军大势已去,如果继续战斗,很可能被法军右翼骑兵包围,奥托在忠实骑士的护卫下逃离战场,饰有鹰章的皇帝军旗被法军虏去。

奥托撤离后,联军布伦伯爵雷诺德依然浴血奋战。伯爵将手下七百名精锐的长矛和双刃斧雇佣步兵编组为一个双层的“刺猬圆阵”,他的少量骑士则不断地从圆阵中冲出、突击法军,然后撤回到圆阵中休整或寻求保护。这只军队毕竟人数太少,抵挡不住绝对优势数量的法军潮水般的围攻,最后伯爵投降。

法军为什么获胜?

布汶战役之初是联军占有先手,本来可以袭击法军,如果得手,法军几乎必败无疑。但菲利普大胆的随机应变以及盖兰率领增援骑士迅速抵达战场,将联军可能发动的袭击化解于无形之中。

面对法国骑士的轮番冲锋,联军左翼被动挨打,没有发动反击。联军中路的总攻击有机会除掉菲利普,但功亏一篑。

实际上,联军最大的问题并不是骑兵、步兵的单兵战斗力弱于法军,而是组织与领导无方。仅在布汶战役的四天前联军才第一次全部集中起来,而且联军成分复杂,既有弗兰德骑兵、德国骑兵、步兵、还有布伦伯爵的雇佣兵,以及英国索尔兹伯里伯爵(英王约翰的同父异母兄弟)的军队等。约翰代价不菲拼凑成的这支联军其实很不稳定,更缺乏默契和凝聚力。

奥托皇帝地位最尊贵,名义上是联军的统帅,但仅有很少的德国封臣带来骑士追随他出征,奥托在军中没有多少话语权,因此联军缺乏一个具有足够权威的领袖。这明显地反映在奥托发动总攻击时,步兵和骑兵各自为战,缺乏协同,没有集中力量攻击法王所在阵线的软肋,否则会彻底逆转布汶战役。

此外,联军左翼没有反击似乎暗示,左翼的指挥控制也存在很大问题,这支骑兵队伍明显的消极被动。

与联军的松散和缺乏控制成鲜明对照,法国军队是由王室军队,法王忠实封臣的骑士部队以及城镇步兵组成,菲利普拥有较高的权威和控制力。

盖兰之所以能击溃联军左翼,固然是他经验丰富、战术得当,也因为得到了菲利普的明确授权,才能顺利指挥国王的封臣。如果没有这种权威,中世纪贵族骑士多有个人英雄主义,很可能打乱盖兰的计划,有序猛烈的轮番冲锋变为集体的个人表现,进而发展成与对方的混战,法军就不能赢得胜利。

骑兵无疑主导了布汶战役,但当时地位低下、不受重视的步兵也极为出彩,尤其是联军一方。菲利普就是被德国步兵用有侧勾的长枪拉下马;布伦伯爵的雇佣步兵,更显示出使用长兵器、密集阵型防守时的坚韧战斗力。

布汶战役深远广泛的影响

布汶惨败,幕后策划者约翰收复法国失地的事业也随之灰飞烟灭。英王在法国的领土只剩下西南部的加斯科尼地区,疆域辽阔的安茹帝国终结。约翰还向菲利普支付了大笔赔偿金,饱受约翰压榨的英国贵族忍无可忍,发动叛乱,武力逼迫约翰签订了大宪章。很多历史学家认为,大宪章是英国建立君主立宪制这个漫长曲折历史过程的开端,其政治影响无远弗届。正是布汶战役导致大宪章的诞生。

对于法国来说,如果布汶战役败北,那么整个法国西部是英国的,北部是弗兰德人的,东部是德国人的。但是法军赢了,法兰西一跃成为欧洲最强大的王权国家(之一),一直持续到法国大革命。菲利普占有控制的土地也奠定了现代法国版图的雏形。

精彩推荐

分享:

全部评论

网友热评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应用推荐

战略军事

下载

军情速览

下载

军林秘史

下载

我的路

下载

探索世界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