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丽君被成龙玩死内幕 内容太惊人

这场战役带来了大宪章,却少有人知!

T 大字体2017-08-12 11:10:21 冷热军情史

盖兰最先调整好队形,但菲利普还没有完成布阵,步兵仍在过河。如果盖兰以全部骑兵出击,将演变成一场双方骑兵之间的混战,更可怕的是,盖兰的部队很可能会与法军中央主力分离,被兵力占优的联军击败。

因此,盖兰先用小股军士骑兵(不是贵族,但地位高于农民)攻击弗兰德骑兵,被后者轻松击退。但盖兰命令不同的骑士分队轮番冲击联军左翼。每一分队骑兵都是在他们长期效忠的贵族领主的亲自指挥下发起冲锋,共同戎马生涯形成的默契和凝聚力令攻击极具威力。

联军左翼虽然尚能击退冲锋,但似乎越来越力不从心。盖兰的分队冲锋战术,保留了足够战斗力的同时大大消耗了敌军,同时也为法军步兵过桥赢得了时间。

侧翼接战一段时间后,双方中路军队的战斗也开始了。奥托四世发起总攻击,联军中路骑兵杀向了最后一批过河的法国步兵。实力不济的法国城镇民兵被勇锐的联军德国步兵击败,在撤退过程中冲散了王室护卫队。德国步兵直接冲向菲利普,后者落马险些丧命。幸好护卫队重组,迅速救起了国王。奥托的这次攻击很猛烈,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菲利普的中路骑兵击退联军步兵之后,趁势向奥托四世发起冲锋,双方军队陷入一场激烈的大混战之中。战斗中奥托不但失去了坐骑,也差点被杀。

盖兰领导的法军右翼骑士终于突破了对方阵线。联军的布拉班特公爵首先逃跑,联军左翼开始崩溃,顽强战斗的弗兰德伯爵被俘。

法军右翼的胜利决定了布汶战役的结果。联军大势已去,如果继续战斗,很可能被法军右翼骑兵包围,奥托在忠实骑士的护卫下逃离战场,饰有鹰章的皇帝军旗被法军虏去。

奥托撤离后,联军布伦伯爵雷诺德依然浴血奋战。伯爵将手下七百名精锐的长矛和双刃斧雇佣步兵编组为一个双层的“刺猬圆阵”,他的少量骑士则不断地从圆阵中冲出、突击法军,然后撤回到圆阵中休整或寻求保护。这只军队毕竟人数太少,抵挡不住绝对优势数量的法军潮水般的围攻,最后伯爵投降。

法军为什么获胜?

布汶战役之初是联军占有先手,本来可以袭击法军,如果得手,法军几乎必败无疑。但菲利普大胆的随机应变以及盖兰率领增援骑士迅速抵达战场,将联军可能发动的袭击化解于无形之中。

面对法国骑士的轮番冲锋,联军左翼被动挨打,没有发动反击。联军中路的总攻击有机会除掉菲利普,但功亏一篑。

实际上,联军最大的问题并不是骑兵、步兵的单兵战斗力弱于法军,而是组织与领导无方。仅在布汶战役的四天前联军才第一次全部集中起来,而且联军成分复杂,既有弗兰德骑兵、德国骑兵、步兵、还有布伦伯爵的雇佣兵,以及英国索尔兹伯里伯爵(英王约翰的同父异母兄弟)的军队等。约翰代价不菲拼凑成的这支联军其实很不稳定,更缺乏默契和凝聚力。

奥托皇帝地位最尊贵,名义上是联军的统帅,但仅有很少的德国封臣带来骑士追随他出征,奥托在军中没有多少话语权,因此联军缺乏一个具有足够权威的领袖。这明显地反映在奥托发动总攻击时,步兵和骑兵各自为战,缺乏协同,没有集中力量攻击法王所在阵线的软肋,否则会彻底逆转布汶战役。

此外,联军左翼没有反击似乎暗示,左翼的指挥控制也存在很大问题,这支骑兵队伍明显的消极被动。

与联军的松散和缺乏控制成鲜明对照,法国军队是由王室军队,法王忠实封臣的骑士部队以及城镇步兵组成,菲利普拥有较高的权威和控制力。

盖兰之所以能击溃联军左翼,固然是他经验丰富、战术得当,也因为得到了菲利普的明确授权,才能顺利指挥国王的封臣。如果没有这种权威,中世纪贵族骑士多有个人英雄主义,很可能打乱盖兰的计划,有序猛烈的轮番冲锋变为集体的个人表现,进而发展成与对方的混战,法军就不能赢得胜利。

骑兵无疑主导了布汶战役,但当时地位低下、不受重视的步兵也极为出彩,尤其是联军一方。菲利普就是被德国步兵用有侧勾的长拉下马;布伦伯爵的雇佣步兵,更显示出使用长兵器、密集阵型防守时的坚韧战斗力。

布汶战役深远广泛的影响

布汶惨败,幕后策划者约翰收复法国失地的事业也随之灰飞烟灭。英王在法国的领土只剩下西南部的加斯科尼地区,疆域辽阔的安茹帝国终结。约翰还向菲利普支付了大笔赔偿金,饱受约翰压榨的英国贵族忍无可忍,发动叛乱武力逼迫约翰签订了大宪章。很多历史学家认为,大宪章是英国建立君主立宪制这个漫长曲折历史过程的开端,其政治影响无远弗届。正是布汶战役导致大宪章的诞生。

对于法国来说,如果布汶战役败北,那么整个法国西部是英国的,北部是弗兰德人的,东部是德国人的。但是法军赢了,法兰西一跃成为欧洲强大的王权国家(之一),一直持续到法国大革命。菲利普占有控制的土地也奠定了现代法国版图的雏形。

精彩推荐

分享:

全部评论

网友热评

登录/注册后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应用推荐

战略军事

下载

军情速览

下载

军林秘史

下载

我的路

下载

探索世界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