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夜我错把小姨子拉上床

2017-04-24 10:49:41

  当时,在闹洞房前,不知哪位兄弟们出了一个臭主意,说她们姊妹两长得这么像,他们都人不出来了,以检验我们的爱到底有多深,看看我是不是能认得出哪个是自己的新娘哪个不是。结果闹房的兄弟姐妹们把她们两个打扮成一模一样让我在十秒钟之内选出自己的新娘。我当时虽然头脑有点晕,但我还是比较清醒地记得妹妹的右耳根有一颗黑痣而我老婆是没有的,我可以以此来辨认。于是,我随便抓了一个,然后装作拥抱状地偷瞄她的右耳根。真是谢天谢地谢老天爷,我这么随便抓就中了,她的右耳根没有那颗黑痣。

  兄弟姐妹们都一致地问我说,你认为她就是吗?我很肯定地说,是。而此时的她也正脉脉含情地向我送秋波,意示着我选中了。我感到很骄傲,虽然此时此刻的我眼睛开始有点儿花,但我居然还是选对了。

  兄弟姐妹们一起将我们送入了洞房。可是,在我们进入洞房没几分钟之后,我却听到了房门被敲的山响。我心里在暗暗地骂他们,这群流氓,安静一下不行吗?敲什么鬼门?洞房是这样闹的吗?

  我借着酒劲,将自己的新娘子抱到了床上。可意外的是此时新娘子突然不与我配合了,与我反抗了起来,甚至还说,你不能这样。我说,我为什不能这样,咱们不是早就已经这样了吗,今晚这么高兴怎么又不能这样了呢?对方见我执意要那样,就说,我不是方影,我是方雯,你是我姐夫呀,你。

  闻听此言,我头脑突然就不晕了,说,“怎么可能!方雯右耳根有一颗黑痣,而你没有呀!”“谁说没有呀,你再看看清楚。”我连忙凑上去看,天呀,真的有一颗黑痣呀,刚才他们用什么东西涂上去的?我说:“糟了,那现在怎么办?”方雯说:“你就装醉吧,倒在地上,然后我开门出去。”看来时下也只能这样了,我只好“醉倒”在地。

  方雯开门出去了,我知道真正的新娘子进来了,但我必须装作不知道,我要装醉,装得逼真。新娘将我从地上扶起来,我一面装着不让她扶一面装着说“酒话”,我说,你、你、你别碰我,你碰、碰我就不对了,我知、知、知道我我的新娘子还、还在外面,我刚、刚才是故意认、认、认错给他他、他、他们看的,让他们乐、乐、一乐,还、还以为老、老、老子真的弄错了呢。

  老婆强行地抱紧我,将我拖到床上,给了我一个火辣辣的吻。我知道我成功了!

精彩推荐

应用推荐

战略军事

下载

军情速览

下载

军林秘史

下载

我的路

下载

探索世界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