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公主为什么不能做“武则天第二”

2017-02-22 16:34:41 作者博客

  (1)混世魔女太平公主

  这一篇,我们重点来讲讲武则天的掌上明珠太平公主的故事,尤其是权欲很重的她为什么不能成为“武则天第二”。

  当然,要一下子讲清背景十分复杂的太平公主的人生故事,是有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的味道,所以在这里我们只能以比较概括的话题来重点叙述,而且偏选一些比较有趣的话题。

  关于太平公主,也一直是一些电影电视甚至于讲坛的宠儿,这个主要是太平公主的身世和人生故事,有太多的传奇色彩,以至于说到唐朝就不可避免地要说到她,她还作为一个时代的终结人物,永远彪炳在历史的华丽璀璨天空中,这便是她被历史记住的最重要理由,如果说太平公主的母亲武则天开创了唐朝“女人干政”(首先声明,这个不是特定的贬义词,女同学们少安毋躁)的辉煌时代,掀起了历史上女人政治的新热潮和最强音的话,那么作为开创了女皇历史的武则天的女儿,最终却让唐朝的“女人干政”划上了一个黑色的休止符,并以她的宝贵生命为代价,为这个“怪胎”式的政治演绎来隆重“买单”。

  好吧,我们先从史实表述入手,先引用一下《新唐书》关于太平公主的一段小文字:

  太平公主,则天皇后所生,后爱之倾诸女。荣国夫人,后丐主为道士,以幸冥福。仪凤中,吐蕃请主下嫁,后不欲弃之夷,乃真筑宫,如方士薰戒,以拒和亲事。久之,主衣紫袍玉带,折上巾,具纷砺,歌舞帝前。帝及后大笑曰:“儿不为武官,何遽尔?”主曰:“以赐驸马可乎?”帝识其意,择薛绍尚之。假万年县为婚馆,门隘不能容翟车,有司毁垣以入,自兴安门设燎相属,道樾为枯。绍死,更嫁武承嗣,会承嗣小疾,罢昏。后杀武攸暨妻,以配主。主方额广颐,多阴谋,后常谓“类我”。而主内与谋,外检畏,终后世无它訾。

  基本上这段小小的史书记载,也已经以小见大地概括了太平公主那传奇的一生,可谓是小小闲笔尽得风流,栩栩如生地道出了太平公主“喜权势”、多阴谋的“假小子”形像,只是碍于武媚娘的虎威才常自“检点”(装出来的那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政治大“玩家”或曰混世魔女。

  就比如太平公主发嗲在父母面前穿上男服“骚包”的故事,大约在太平公主14、15岁时(这个估计在唐朝那种十分开放的社会风气下算是晚熟了),有一次她中邪般地女扮男装穿上武官服饰,在父母面前大跳牛仔舞取乐。娘娘腔皇帝很有点愕然,有点妩媚又有点暧昧地笑着问她:“你又做不了武官,干嘛要穿男装?不伦不类。”太平公主不失时机地回答说:“将它赐给驸马如何?”以武媚娘这种在情场历练的超级骚包立马知道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已经到了少女善怀春的年龄,于是就打算给她找婆家了,也说明了小小年纪的她,已经在母亲的熏陶下出脱得颇有心计了。

  后来,太平公主嫁给帅呆了的薛绍(其母是李世民的女儿城阳公主),而太平公主和大美男薛绍的那场世纪豪婚,因此送亲的火把太多,以至于把沿途的树枝都烧焦了,多么雄壮的火把阵,而且因为婚车太大而婚礼用的县馆门便显得太小,最后为了让车子通过,只好把县馆的围墙给拆了才能驶进,可谓是千古奇观,中外婚礼史上所罕见,简直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富有传奇色彩。据说世界大都市全长安的轿夫都因为她的的超级婚礼放假来为她抬嫁妆,并大耍金钱阵大派红包糖果,据说当时单是被从天而降的密密麻麻的铜钱和苹果什么的击中并立即给埋进去活活憋死的市民都不计其数,烂掉的苹果因数量太大不能及时清理,以至于整整一年长安城上空都笼罩浓重的果酒香味,飘飘袅袅挥之不去,估计也只有历史上绝无仅有的女皇帝嫁女儿才有如此神话式故事传于后世。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