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越南女兵:被九个姑娘轮流上

2018-05-16 11:08:20

  1979年2月21日,我们突破水高公路,强度曲口溪,在一个叫做蓬晒的小山寨与越军展开了激战。由于那个地形复杂,基本都是山地,无法进行大的军事展开,所以,我们从团里领来的任务就是:目标,肃清326(高平)周边之敌;作战过程,各自为阵,机动作战。我与指导员商量之后,决定留下四班作前线预备队,其余以班为单位,分左右两边向守敌包抄。

  战斗进行的异常激烈,不一会,在左翼负责佯攻的指导员便负伤被抬了下来,刚刚前移不到200米的阵地眼看又要不保,我看了看四周,越南人虽然不向我们冲锋,但其射击十分诡秘,很难让人判断其工事位置。我们被压在这个不算太大的山桠口两侧,人员伤亡很大。如果就这么僵持着,就算等到天黑,我们恐怕都再难前进一步。

  我只得把侧后掩体里的四班拉上去了。又是一番激烈的交火;我让副连长把他所带的两个班的火器一起拿出来,手榴弹、机枪、步枪、冲锋枪一起轰鸣,敌人显然也被这么密集的射击镇住了,也把主要火力集中到了右侧。乘此功夫,四班从指导员攻击的部位迅速穿插绕到了敌人的左后则,见此阵势,越军不得不放弃阵地,丢下一些尸体,边打边逃了。

  大约到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在蓬晒垭口会合,一边清点人数,处置伤员和牺牲了的战友,一边登记俘虏(我们此役抓了两个俘虏)和被击毙的敌人。这时,四班长王向红跑来向我报告,说他们班的周根和不见了,打扫战场时也没发现他的尸体。这个问题就复杂了,会不会被越南人俘虏啦?第二天我把情况向团首长作了汇报;过了几天,我们拿下高平,几天前驻守蓬晒的越军好几个都成了我们的俘虏,经过反复审问,他们坚决否认在蓬晒俘虏过任何中国军人。

  周根和没有被俘虏,那他一定是牺牲了。3月7日凌晨,部队接到回撤的命令;我在连队阵亡烈士的名单上认真地写上了周根和的名字。周根和是一位老兵,这“老兵”对周根和实在是名副其实;他出生在山东沂蒙山区,家境贫寒;据他自己讲,曾断断续续地念过四年小学。1976年,周根和21岁,因为家穷,媳妇不愿过门,正巧此时适逢征兵,因为那时农村没有户籍登记制度,年龄自己说多大就是多大,所以,周根和谎称自己19岁而顺利入伍。

  1979年3月14日,我们顺利地回到了祖国,在龙邦,我们受到祖国人民的热情欢迎,部队首长也一再地对我们进行慰问。作为基层连队负责人,我们一遍遍地上报、核实连里的烈士姓名、人数等等。3月22日,团长突然来电话,要我即刻到团部去一趟。好在部队尚处在休整期间,驻地比较集中,相距不远;约20分钟我便到了团部。团长一看到我,就对着警卫员打手势,喊着说:“快,快,快喊他出来。”我还没回过神来,周根和竟站在了我的面前。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