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竟暗藏战机!军迷近拍实为米格-15(1/0)

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馆的诸多馆藏中,既有从越南投诚而来,国内现存唯一一架UH-1“休伊”直升机,也不乏国内常见的、空军退役后转送地方院校做教学、科研使用的的各类主战战机,其中就包括图中这架“歼-5”,至于为什么打引号请往下看。

受限于室外展馆面积所致,这架展示牌上标有“歼-5”的战机主翼和水平尾翼已被拆除,全机右侧机身则被半剖解体,供教学使用。半剖面的“歼-5”能直观地向观众展示该机的基础机身结构,机体框架,进气道,发动机燃烧室均清晰可见。

乍看之下,这似乎是中国20世纪50年代仿制自苏联的米格-17,并完成国产化的第一代喷气式战机“歼-5”但仔细甄别后,在机头进气道下方发现的一块小铭牌却显示出这架并非“歼-5”。歼-5作为米格-17中国仿制版,生产铭牌应已全部本土化,但图中仍是俄文铭牌。这块铭牌实质上是该机的“产品合格证”,第一行为型号,第二行为时间,最后一行为工厂负责人,然而并无具体信息。

那会不会是早期苏联运到中国的米格-17样机呢?实际该机就是中国空军历史上装备的第二种喷气式战斗机(第一种为米格-9),即大名鼎鼎的米格-15,该型机于1950年10月服役后,不久就在朝鲜战争中创下了卓越的战果。图为朝鲜战争时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空军米格-15机群。

区分米格-15与米格-17可从尾喷口进行判别,如右上角米格-17尾部特写图所示,米格17的发动机喷口明显伸出机身一截,而其机尾也有两片清晰可见的腹鳍,米格-15则无腹鳍。从侧后方拍摄的机身剖面照可见,可见其发动机并未拆卸,照片最右清楚可见燃烧室,润滑油箱(黄色)及尾喷口部分。可见该机是一架原装米格-15,而不是米格-17,更不是标牌上所标的歼-5。

从另一角度所摄的机尾,可见机尾下方并无明显腹鳍,完全符合米格-15的主体结构。

米格-15的机头下方可见N-37型37毫米航炮(右下方,备弹40发)和2门NR-23型23毫米航炮(左下方,备弹160发),是专为击落美军重型轰炸机而设计的强大武器系统,按当时的标准,可谓“武装到牙齿”。图为从正前方拍摄的米格-15机头,进气道中部玻璃窗口为着陆灯。

在朝鲜战争中,米格-15通常只需命中1到2发炮弹即可摧毁敌机,而同时期美军的F-86配备的是6挺12.7毫米航空机枪,据战后统计,往往需要命中敌机160发以上才能将其击落,米格-15无疑在火力上占据绝对优势。图为米格-15击落美军B-29轰炸机的游戏绘图。

通过对座舱盖上反光镜的细节判断,也可以断定该机为米格-15。

米格-15极具特色的高耸垂尾,中部开槽为安装水平尾翼所用。机械传动件一览无余。

从剖开的机身,可见米格-15进气道的过渡部分和早期喷气机内部繁杂的管线。

米格-15的主翼与机身连接处特写。其半硬壳式结构反映了受限于当时没有计算机辅助设计与仿真的年代里,设计师们对空间和性能利用的艺术。气流从机头流入进气道被分为两股后,又在此处进一步分为4股,从一定程度上完成了气流的预压缩,使得发动机能正常工作。

米格-15所使用的RD-45涡喷发动机特写,右方可清楚看到涡轮燃烧室结构。

机身后部的减速板因年代已久,失去液压油支撑后自然下坠。

最后补张趣图,原来在笔者之前,已有南航学子完成了对这位“老兵”的溯源,并对展板进行了更正。

米格-15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