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1B怎么还在生产?央视播出中国重战机组装线(1/0)

近日,央视节目中播出歼-11B重型战斗机的组装线。可问题是这种上世纪80年代技术怎么还在生产之中?而我军首批引进苏-27战斗机也已经接近25年之久(首批来华是1992年6月27日)。目前中国空军急需的是一种多用途制空对地战斗机,不单单是强调制空,对地只能用火箭弹,铁皮炸弹。

沈飞引进的是第一代苏-27,但这也正是苏霍伊在转入第二代研发的时候。在引进和国产化的初期就要求沈飞赶上苏霍伊的进度,这是不现实的。沈飞本着慎之又慎的老传统,同时在空军的节点要求和及早形成批量交付的压力下,在“吃透”苏-27基本型的基础上,

以航电国产化、涡扇10发动机替代AL31以及结构上局部采用复材替代为主线,展开了歼-11B的研制。歼-11B的身世与歼-8II有几分类似,也颇有几分曲折。涡扇10“太行”发动机早期有可靠性问题,

严重影响了出动率。局部结构用“刚度等代”后,发生颤振现象,需要用配重解决。火控系统延续了苏-27单纯空战的设计定位,缺乏使用精确制导对地攻击武器的能力。

歼-11B在2007年6月开始交付使用,不久前才达到全状态。用10年达到全状态并不出格,问题在于全状态的定位。正如2015年刚完成从歼-11到歼-11B的整建制改装、2016年就带队拿下2顶“金头盔”的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旅长肖军在谈及这次与歼-20、

歼-16和歼-10C一起在朱日和受阅的感想时所说的:“(歼-11B)刚刚‘年轻’就‘老’了。”对于动辄要求30-40年使用寿命的现代重型战斗机来说,这是令人遗憾的。歼-11B的缺憾部分来自教条主义的“吃透”和习惯性的“慎之又慎”。苏-27对中国航空是一个绝佳阶跃式的学习机会,

努力吃透是理所应当的。但什么才是吃透,在怎样的吃透程度上才能前进,如何前进,这是大问题。回到苏-27的国产化,关键在于林,而不是每一棵树。吃透、消化的关键是理解、掌握设计基点、技术思路和关键数据,而不是拘泥于每一个具体技术细节,

更不应该在国产化过程中被这些细节框死。引进消化的目的是为了再创造,而不单是为了简单的引进替代。在落后的时候,很容易把引进替代作为目标,“先吃透消化、达到先进水平再说,先学会走,再说跑的事。”这是貌似合理的做法,但在思路上已经偏差了,

越是“忠实”地复现原技术,歧路走得越深。引进技术再先进,其设计基础与中国的实际需要总是有偏离的,根子歪了,树不可能是正的。在歼-11B的研制时代,中国空军已经提出“功防兼备、首战用我”的攻势空军思想,空战当然是攻防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唯一部分。

在苏-27基本型的研制中,受到苏联防空军和前线空军各司其职的影响,也由于美国空军在F-15的研制中“一磅也不用于空对地”和苏联航空科技水平的影响,苏-27基本型只有十分简陋的对地攻击能力,基本上只能用无制导火箭弹和铁炸弹抵近攻击缺乏先进防空能力的弱势对手。

在实战中,这样的对手是否值得用苏-27这样的高成本先进战斗机去攻击是一个问题。但这对苏联空军不是问题,大量的苏-17/22、苏-24更加适合对地打击,首先装备苏-27的防空军则根本不承担对地攻击任务。在第二代、第三代苏-27研发的时候,即使对俄罗斯来说,

技术基础也已经偏离了,强调增加对地攻击能力。歼-11身强力壮,但很遗憾地还是使用无制导火箭弹执行对地攻击任务。但中国空军从一开始就不一样。中国空军缺乏有效的对地攻击平台,尤其是航程远、载弹量大、具有自我护航能力的战役打击平台,

轰-6的航程远、载弹量大,但缺乏自我护航能力。强-5具有有限的自我护航能力,但航程和载弹量较低。因此,在引进苏-27不久的90年代,中国空军就在东南沿海演习中,用苏-27执行对地攻击任务,尽管只能发射无制导火箭弹,

一时成为外媒耻笑的话题。但在当时的特定环境下,要能从相对安全的内地基地起飞而在台湾海峡对岸具有足够的留空时间和载弹量,还只有苏-27,强-5用起来就有点勉强。

相比之下,除了国产化和局部替换,歼-11沿用了苏-27的模拟飞控和未经加强的机体。最简单的电传飞控只是用电信号传递飞行员的操纵动作。但在信号传递中,自动实现一定的联动并加入增稳,这才是电传飞控的意义所在。模拟飞控采用以运算放大器为核心的模拟电路来实现,

系统相对简单,响应速度快,但功能复杂度难以提高,电路有模拟电路固有的漂移和故障率问题,用过老式电子管或者晶体管收音机的人对此会有体会,调好的电台每天都要用旋钮微调一下,否则什么也没动,可能就跑台了。模拟飞控更难升级,就像电子管收音机要与录音机相连,

除非预留插孔,否则只能整个换掉。沈飞在歼-8研发中的拖沓和计划经济时代带过来的国企老毛病或许使得军方走上了在项目进度和技术路线上管头管脚的另一个极端,造成恶性互动,带来不必要的弯路和反弹,加深了互相的成见和信任问题。(作者署名:空军之翼 晨枫)